伦伦理片

当前位置: 美女AV >情感故事> 一波三折 发现犴舞

一波三折 发现犴舞

狴犴,传说中的一种走兽,古代常把它的形象画在牢狱的门上,这是中国南方的图腾,远古时候与中华民族的图腾龙一样受人敬重,后来才逐渐演变成民间舞蹈流传下来。据考证,犴最早的图腾形式是静态的,后来转化为动态有其演变过程。出于对犴的敬重,平面、静态的犴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宣泄情感的需要,于是就产生了犴舞。犴舞在沉寂了多年以后再次被发扬光大,然而这个过程却是一波三折。 犴舞的前世今生 犴是我国先民的人文动物化身,它与龙一样,同为我国先民的原始图腾,特别是越地余姚的先民们更是把它尊为至上,寄于希冀,加以神化,作为越地先民的原始崇拜图腾,犴在越地称之为"犴龙"、"露龙"。当时,先民们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为求生存,而自身又无法抗拒和掌握自然界的各种变化和灾难,他们们就企望能有一种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神来主宰自然界,以期借助神灵,祈求风调雨顺,于是,犴的图腾崇拜就产生了。随着历史的推进,经过先民们丰富的想象和艺术夸张,逐渐演化成了一种祈神、娱神和娱人的犴舞,形成了一种特有的犴舞文化现象。 越地曾有口头神话传说,在很早很早的洪荒年代,东海大洋边上居住着一群人,他们以种植水稻为生。水稻生长以水为主要条件,但由于靠近东海,也常常伴有水患,由此,人们对水是既爱又怕。有一年,一条恶龙霸占了东海,一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大雨,把整个东海大洋淹没,人们死伤无数。庄稼淹没,尸横遍野,一片荒凉,好容易熬过水灾,紧接着恶龙又收雨为旱,一连旱了三个月,眼巴巴看着成片的庄稼枯死,正当这危急关头,犴从大山爬了出来,与恶龙展开了殊死搏斗,一直战了八八六十四个回合,最后终于战胜恶龙,恶龙的血染红了犴的短须,从此,犴的短须变成了红色。犴觉得水多了要成灾,没有水也不利庄稼的生长,于是犴就化出一种似水非水,似烟非烟的雾水,一连化了九九八十一天,雾水滋润了禾苗,稻禾熟,粮仓实,帮助人们渡过了灾荒,人们万分感激犴的及时到来,帮助百姓战胜恶魔,解脱苦难,于是,人们就尊犴为神。以后,百姓为防止其他邪恶怪兽侵袭,纷纷把犴的神像贴在自己的家门口,以求驱邪逐怪保太平,并时时敬奉,节节朝拜。 古代人们为了便于舞蹈,人们把本来类似"狐狸和狗"的犴延伸,这一创新便产生了最早的犴舞。 据记载,秦始皇第五次南巡到杭州湾南岸时,当地就是用犴舞来迎接的,这个地方就位于现在的浙江省余姚市马渚镇。那时犴舞在江南很普遍,早年余姚的马渚等11个乡镇都有犴舞。 据传犴舞在余姚已流传了一千多年。由于各种原因,到上世纪初,惟有张家村铜钱桥的那支犴舞队对祖上留下来的民族文化遗产,顽强地支撑着。余姚泗门镇铜钱桥张家是在北宋南迁时过来的,其祖先是军旅出身的武将,喜欢讲阵法、摆阵局是必然之事,他们到张家村一接触犴舞,犴舞就改头换面了。 史前文化的河姆渡,是犴的神话起源的摇篮,是古越文化追溯到史前文化的一种文化图腾。溶铸于神话,风习于一炉,越地马渚《竹枝词》有"老犴本是苍龙生,祖上传承祈家兴,巧制老犴用黄绫(一种布料),犴舞纷纷祈祈阳春,三月传家迎岳神,比户忙煞求雨顺,十番锣鼓趁东风,从此田畴稻草青"。此词开宗明义点出舞犴是求神赐雨露,免灾疫,显示出越地对犴崇拜的鲜明个性特征。 寻找犴舞 上世纪80年代初,浙江省有一个文化代表团访问日本,东道主安排了许多文化交流活动。其中一项民间文艺演出活动中,日本演出团有一个形似中国舞龙的民间舞蹈给代表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问到这种艺术样式的起源时,对方明白无误地告诉代表团人员,这叫犴舞,起源在中国,是从中国浙江一个叫张村的地方传来的。 这个消息对浙江文化代表团的震动很大,这个来自浙江的具有独特风味的民间舞蹈,在浙江不曾听说过,却在异国他乡见到了,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1981年,国家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舞蹈家协会联合发出了"自拍AV视频 编辑出版《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的通知",根据这个通知精神,浙江省文化厅在发动普查工作的同时,口头布置了查找张村的任务。尔后,余姚市文化部门尽管发掘了很多当地民间艺术,但没有半点犴舞的下落。 1984年,中央有关部门又联合发出了自拍AV视频 编纂《民间文学三集成》(故事、民谣、谚语)的通知,提出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次大普查。按照这一通知精神,余姚市在这次地毯式的普查过程中,发现了原马渚区东蒲公社张家大队(现属泗门镇张家村)有过一个民间文艺组织,该组织曾有一个民间舞蹈队,舞的是一种叫"黄鳝精"的东西,确切叫什么名字谁也说不清。 当时,东蒲公社召开妇女代表大会,文化站站长杨霞尔很偶然地提到查找"张村犴舞"未果之事。回到家,妇女主任在饭桌上问起63岁的公公张银耀。张银耀一听乐开了怀:"这全国就浙江有犴舞,浙江就余姚有犴舞,这犴舞就出在我们张家村,不会错。我年轻时就是舞犴头的,只是已40多年没舞了。"妇女主任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放下饭碗就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霞尔。 为使犴舞这一古老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重见天日,并发掘和整理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弘扬民族文化,1991年6月,在老舞犴手张银耀、张申裕的回忆及帮助指导下,重新制作了失传半个世纪的古犴,并培养了有32位青年参加的舞犴手。这是近200年来的第6代舞犴手。新一代的舞犴表演,在当年的宁波国际文化旅游节的活动中,曾有日本友人在观看后认为:日本也有犴和犴舞活动,但他基本承认,日本的犴和犴舞活动是从中国流传过去的。 据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保护工程专家组组长吴露生介绍,我们看到的犴舞在浙江是绝无独有,吴越文化圈中也尚未发现。根据老艺人的回忆,犴文化在浙江第一次形象化的初步复原,有其重要价值;更为可贵的是,浙江因此开掘出了一种罕见而古老的民间舞蹈种类,有传承与学术价值。根据回忆和追溯,文化保护专家吴露生说:"我们从老艺人的回忆中可以肯定一点,犴舞是一种驱邪、避鬼的民间祈祷方式。" 犴舞重出江湖 在余姚泗门镇小学操场,昏黄的傍晚余光下,几个小学生敲敲打打演绎如今承传下来的"犴舞"艺术,这是根据两个仅存的民间艺人张申裕、张银耀的记忆编排的。许多属于中国的古老元素都包涵了,有着金木水火土、国泰民安等字样的大旗、有似狗非狗,似狐非狐的犴头、有一溜黄缎子做的长身子还有哗哗哗绵延不绝响的目莲号,不过这一切都 与老艺人原始记忆相距甚远。但在观赏者的角度看来,仍显得另类而新奇。 当地群文馆寻来的民间老艺人张申裕慢慢打开话匣子,对老一辈的"犴舞"进行再一次的原景重现:"犴被当地的老百姓形象的称为黄鳝精,这仅仅是因为在形象上十分类似,但我太爷爷的那一辈,犴身子是用鸡毛串成,身上每一小段都镶着一面小铜镜,面目比现在狰狞许多,舞动时口中可以喷雾,并且舞步与平常的龙舞完全不同。后来流传到我爷爷的手上,羽毛身就不在了,全用黄缎子代替。" 据老舞犴手张银耀、张申裕的回忆及1991年恢复制作犴的情况来看,犴全长约15米左右,分头、身、尾共7节,7节的主体骨架均用篾编制而成,犴头制成狗头状,犴身的支撑架制成园筒形,可用一举杆嵌在园筒上,举杆下端为舞犴手的抓握柄,尾分上、下两叉,犴的外表用黄色布料包裹,头部用红色布料点缀,画成似狗亦似狐状,嘴分上下两颌,中间露红色舌苔,嘴可分合,上颌有大鼻,左右眼睛,眼圈生黑毛,眼珠大而有神,头上生有两只犄角,两只大耳各分左右,下颌有红色满腮短须,头部围量超常放大,五管造型非常夸张,显示出一副凶悍、威武之相,全身呈黄色,身上无鳞片,背上垂华须分披两边,尾较短且分上下两叉,犴的整体形状犹如布龙,但形态各异,且舞的动作与章法也不相同。 据说当初余姚文化馆领导得知犴舞就出在张家村的消息后,十分重视,派专职文化干部宋红平前去调查。宋红平通过调查走访,了解到犴舞是一种十分稀有的民间舞种,但由于长时间没有活动,犴舞道具已荡然无存,舞犴手们的年纪也普遍较大,许多都已经去世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犴舞一下子要恢复起来难度很大,便把此事搁在了今后的工作计划中。转眼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群众文化工作深入开展,余姚市主管部门也对群众文化工作提出了"抓拳头产品,出文化精品"的号召,还要求各地实施"一乡一品"工程。东蒲乡党政领导和张家村村民投入到古犴舞的挖掘、整理、制作和排练工作中,通过查阅有关资料和开展恢复工作,乡政府找了舞犴头的张银耀和舞犴珠的张申裕两位老艺人,并组织了32人参加,终于恢复了犴舞表演队。 余姚市文化部门从2003年初开始,布置余姚传统民间艺术"犴舞"的创新工作,目前投入10余万元对"犴舞"进行外观设计、舞蹈编排,已初具成效。并努力使"犴舞"成为精神象征,强烈传达自强不息、坚韧不拨、永不满足、崇尚实干、追求高尚的新时期人文精神。